您当前位置: 人文红塔区
新兴雷氏“一门三进士”
[ 红塔区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06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 ]

□  玉溪日报记者 饶平 文/图

在红塔区,只要提起雷氏一族,人们往往会称道雷跃龙,谈他的诗文,谈与他有关的民间神话传说,都会有说不尽的话题。然而,鲜为人知的是,从雷氏一族中走出的进士除了雷跃龙外,还有雷应龙和雷学尹。

入秋天凉之际,记者来到北城街道下坝村,找到了雷跃龙后人雷兴龙,看到了记载雷氏三进士的手抄复印本《新兴雷氏宗谱》,了解三进士的一些相关情况。之后,记者又采访了多年来研究并撰写多篇有关雷跃龙学术论文的余晓聪,从他那里,获得了更多有关三进士的资料。余晓聪说,近年来,我们研究雷跃龙,在《宗谱》中发现有高仓雷氏“一门三进士”的粗略记载,于是,我们赶紧分头与巍山、石屏雷氏分支取得联系,串联起来,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。三进士的情况,除了雷跃龙的基本完整,雷应龙和雷学尹的很零碎,尤其雷学尹的更少。

《新兴雷氏宗谱》中的记载

翻阅《新兴雷氏宗谱》,可知此谱由新兴州和新平县两部分组成。新兴州谱系,从明初洪武年间随军入滇的第一代始祖雷震伍,记载至民国27年(1938年),第十七代后裔雷宝衡止,时间跨度为1381年至1938年;新平县分支谱系,从清代新平县普朋支系第一代始迁祖雷文选,记载至第七代雷超才等,时间跨度为清代至民国年间。

在“分支迁徙记录”部分,简略记录了高仓雷氏总共有九个分支,分别于明、清年间先后由高仓迁往四川研县、贵州婺川县、云南临安府、石屏州、开化府、蒙化府、曲靖府、景东厅他郎府、曲江坝,又迁至宁州(华宁)等地。其中,蒙化府(今大理州巍山县)明弘治年间进士雷应龙家族和临安府(今红河州建水县)明隆庆年间进士雷学尹家族,为较早迁往外地的高仓雷氏分支,但具体迁徙时间不详。《宗谱》中写道:“一支迁居云南临安卫,系世袭,后子孙学尹中云南乡试联捷进士,选授陕西汉中府;一支迁居蒙化府,世袭冠带总旗,孙应龙中唐皋榜进士,选授福建兴化府莆田县知县,有治声行,取授浙江道监察御史,卒于官。”由此可知,高仓雷氏明代“一门三进士”——雷应龙(巍山)、雷学尹(临安)、雷跃龙(新兴州)。这在地处偏远、科举相对落后的云南边疆地区是极为少见的。

“仰为泰斗,名重天下”的雷跃龙

雷跃龙,字伯麟,号石庵,明代云南澄江府新兴州(今玉溪市红塔区)高仓村人,出身官宦家庭。作为新兴州历史上第二位进士,雷跃龙是玉溪明清500年间诞生的进士中政治地位最高、政治影响力最大的领军人物,明崇祯朝、永历朝最后一任辅佐大臣和明代文学家,以及甲申之变、大西政权、南明永历时期的亲历者和见证人,其个人命运与大明王朝相始终。

万历四十六年(公元1618年),雷跃龙17岁就考中举人,18岁中进士,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,成为翰林院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官员。雷跃龙和当时著名的文学家吴伟业、书画家黄道周等名士被誉为“当代名流”,他为人刚正不阿,不投靠魏忠贤,而且晚年坚持抗清斗争。雷跃龙入仕后,经历了神宗、熹宗、思宗三朝,这正是明王朝由衰落到灭亡的时期。雷跃龙入仕的第二年就面对魏党专政,朝廷大权完全操纵在宦官魏忠贤的手上。他呼风唤雨,滥杀无辜,雷跃龙目睹大批正直的朝中大员因反对魏忠贤而死于非命,也亲眼看到凡靠拢魏党便可飞黄腾达,而且魏忠贤也确实想把雷跃龙拉进魏党。但他不接受拉拢,凛然保持高尚节操,正直做人,对魏党实行三不原则:不巴结,不奉承,不与之交往。而他的坚决态度竟能不被魏忠贤嫉恨而遭毒手,实在是很不容易。这足以证明他不仅有刚正不阿、嫉恶如仇的人格,而且有足智多谋、善于抗恶的本领。天启七年熹宗死,崇祯继位,断然诛灭了恶贯满盈的魏忠贤,为朝野除了大害。在追查朝臣与魏党来往的全部信函中,没有发现雷跃龙的片言只语,表明他在魏党弄权祸国的罪恶活动中确实一身清白,没有同流合污。于是雷跃龙声名大振,得到了崇祯皇帝的分外器重。

崇祯年间,雷跃龙始终被委以重任,由庶吉士擢升为吏部左待郎。明朝灭亡后,桂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即位,建元永历,并联合两广、云、贵等地农民义军展开抗清复明的斗争。永历十年(公元1656年)农民军领袖李定国迎永历帝到云南昆明,雷跃龙任南明大学士、礼部尚书、太子少保。据《南明史》记载:“上幸缅甸,扈从至广通相失。清兵执至洪承畴所,不屈。为僧腾越雪山,后死新宁。”雷跃龙晚年与史可法等人被推为义节之士,“仰为泰斗,名重天下”。

大明御史雷应龙

雷应龙(1484-1527)宇孟升,原南京人,戍籍蒙化府(今巍山县)人,明正德进士,授福建莆田知县,后升为浙江道、广东道监察御史,接着又任北京都察院御史,1526年被委以两淮盐政。所至励操守,除宿弊,修水利,毁淫祠,纠劾贪官污吏和不法盐商。为官清廉,了解同情民间疾苦,执法严明,深受欢迎,民皆德之,世称真御史。州为府,任蒙化府知府,官从三品,诰授中宪大夫。

据《嘉靖惟扬志》记载:“雷应龙,字孟升,云南蒙化人,进士,任御史。嘉靖五年,来督两淮盐课。性峭直,不喜曲媚,见义勇为,不顾利害。其禁私盐,先束官,捕之倚法为奸者。及议掣盐,深思博访,慎重周密,必求所以利于官,而亦不病乎商。不轻差官纵掣以开弊门。虽未大见施行,而人已探知其为国持法,一念忠恳,为有余也。会郡邑诸生请禁淫祠,君即下令首撤五司徒庙铜像,建祀胡安定先生子中,改东岳庙用,演习文庙祭乐。废天妃宫,增筑钞关公署。及毁州县淫祠无数,械治庙祝、憎道久擅左道惑众饕利者,悉抵于罚,士论称快。后,君以勤政积忧,疽发于背,殁于扬之察院。属纩前一日,召属官遗语于家,其语大抵述己平生力学起家、居官守法之事,欲其子孙知之。未几,郡官迎五司徒像,复诸旧庙。御史金堂李君佶、继君巡盐新郑王君鼎,亦来巡按,更追君志,而严正之,碎五铜像,补铸两学文庙祭器,又榜五司徒不当祀之义,以觉民警俗。夫以雷君持法严毅如是,而其崇正黜邪,一念耿耿,至死不乱,僚友闻风兴起,卒彰君志,俱不愧一时良风宪哉。”

正德甲戌年(公元1514年)他赴京应试,终于考取了进士,这时他已有三十岁,初授福建莆田县县令。雷应龙身为县令,秉公办事,不徇私情,执法严明。为了解民情,他在县衙门专门做了一个小箱子,凡有书信和名刺,叫门吏投进箱内,五日开箱阅办一次,就算很有权贵的士大夫的来信也是如此办理,决不搞特殊化。当时雷应龙为严肃法纪,曾制定了八条禁令,其中有一条是“禁撑蛟船”。他在莆田任县令近六年,由于赏罚分明,为人民做了很多好事,深得莆田人民爱戴,他调离后,莆田人民为他立了一块雷侯去思碑,称他“诚为民父母矣”。明嘉靖辛巳年(公元1521年),他被世宗帝提拔为浙江道监察御史。

雷学尹修江宁驯象等四门

相对于雷跃龙与雷应龙来说,雷学尹的资料要少得多,记者查遍相关史料,只在明代《江宁县志》查到他的记载:“雷学尹,字尚志,原籍云南临安卫,今为湖广随州人,举人,万历十一年任江宁令,轸念民瘼,勤督庶务。尝曰,吾有司,一不屑于猥琐,即狐鼠得肆毒噬。于是估修驯象等四门,暨修理板桥公馆、诸大小公廨,皆躬自步算,严核课程,费无冒破,而工就实用。尝察户吏某、库吏某奸罪,实之法,阖邑快之。时水田涝坏,民苦荒饥,为设修圩款目……赈荒复善调停,升南户部主事。”

由此可知,万历十一年(公元1583年),雷学尹任江宁县令,任上主持维修驯象等四座外郭城门。他在江宁县令任上关心民生,勤于政务,曾说:“我作为一级地方长官,如果不屑于繁琐吏政,则狐鼠之类奸邪小人就要为害百姓了。”任上,除了修复外郭城门,又修理了板桥公馆,各种工程建设,他都亲自步测丈量,并严格核算,费用从来没有超支的。在任上,他还发现两名下属官员涉嫌犯罪,将其绳之以法,全县称快。有一年,江宁遭遇洪涝灾害,居民陷入饥荒,雷学尹又为修建水坝、赈济灾民筹积资金。后因政绩突出,升任南京户部主事。

编辑:陈荟吉
分享到: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