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人文红塔区
玉溪人春节里的米线情结
[ 红塔区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31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 ]

□  玉溪日报记者  顾世丹  文/图

L_1580391317665395191

每年除夕后,生活在红塔区这块土地上的人们都会以米线作为食材,加以不同的调料烹饪出不同的美味。今天,就来说说玉溪人除夕之后吃米线的传统习俗吧。

说到玉溪的米线或玉溪人在除夕之后吃米线的传统,就得从玉溪的地理环境说起。

玉溪地处滇中腹地,气候宜人,早在先秦时就属古滇国地,这里盛产品质优良的水稻,被誉为“滇中粮仓”。也正因为如此,玉溪人喜欢吃一种名为“粲”的传统小吃。据记载,“粲”本意为“精米”,即玉溪人所指的米线。

据相关资料记载,公元前214年,秦始皇为统一中国,派屠睢率50万大军征战南越,由于军中多为北方人,吃不惯米饭,军中伙夫便把大米磨成粉后再拼成面条状,做成“大米面条”。因其没有面的韧性,煮后易断难成形,后来便用石头做成一个石窝,石窝底部钻上一些小孔,将湿米粉放入石窝压制而成。这样的米粉条稍微煮一下就熟了,吃起来口感和面条差不多,深受士兵欢迎,迅速在军中推广开来。

关于玉溪什么时候有米线,很多人都认为是从明代张珍的青堆米线引申而来。但据记述,张珍的青堆米线仅仅是把米线制作工艺进行了改进。相传,在700多年前的元代,玉溪北城青堆村村民张彩用稻米面搓成条,凉拌或烧炒做菜吃。到明洪武年间,其后裔张珍在祖辈烹饪技艺的基础上进一步琢磨,将稻米面用白布袋包裹后吊在房梁下。当张珍再来取稻米面时,发现有一股淡淡的酸味,不忍弃之便放入蒸笼,蒸熟后搓成条,配入酱油、腌菜等作料,食之味道鲜美无比。大家吃后也赞不绝口,称是一道好菜。后来,张珍又反复揣摩,米条越做越精,且吃法多样,冷热皆宜、老少喜爱,乡亲们纷纷前来讨要,供不应求。于是,他用木头掏空做成一个圆筒,将底部戳出许多细孔,把发酵蒸熟的稻米面放入圆筒,用圆木挤压出一根根米条。米条细长且晶莹剔透,宛如农家纺织的丝线。张珍的妻子眼前一亮说:“此物何不叫‘米线’?”于是,米线就有了名。此后,张珍又逐步改进创新出一整套加工工艺,玉溪米线由此流传开来。

在米线的流传中,它常常被人们作为居家或宴请宾朋的一道美食盛放于餐桌之上,并形成了与其相关的节日——“米线节”,这便是玉溪人为何会在除夕之后食用米线的传统所在。

米线节在玉溪已有数百年历史。从《新兴州志·典礼·群祀》中可知,米线节源于玉溪人对本地专管一方水利的土主神的崇拜。相传古时,新兴州坝子(玉溪)连降暴雨,百姓无家可归,主管水利的官员普贯通(百姓称其为阿普)便丢下双亲儿女,带领百姓兴修水利。经过三年治理,新兴州成了旱涝保收、人畜兴旺的坝子,而阿普因积劳成疾离开了人世。人们认为,阿普是上天派来主管土地的神,便尊他为“守护神”“土地神”“土主老爷”。

为了不忘他的治水功绩,百姓捐钱建盖起土主庙对其进行供奉。当土主庙落成时,各村民众齐聚土主庙做会摆宴,席面上最醒目的就是米线。一位贡生见此情景有感而发:“今天要说是做会,倒不如说是过节。”旁边人问:“过什么节?”贡生抬起一碗米线说:“米线节。”众人说:“好!”随后,马上得到大家的拥护。从此,每年除夕之后,各村轮流迎请土主,经128个村屯后归殿。此例一开,周围各地纷纷效仿。此后,米线节从除夕后至农历三月二十二止,全州共六堂土主、十堂祖师分别出巡421个村屯,节期81天,并有年节、正节、双节、重节、陪节等9种过法。

节日期间,各村屯对于米线节的过法大致一样,各个村落没有组织、没有分工,只在乡村里顺序轮流着。起初的米线节,是村民谈论年成好坏、交流耕作经验、交换高产种子的沟通桥梁。按照传统,过节时人们都要唱花灯或滇剧,昼夜双场,并有迎神送神等活动,节期所到村寨的大小道路上,都行走着走亲串戚、交新访故的人群。每当亲朋来访,本家大多以米线款待,所以米线节又称“团圆节”“丰收节”。至于米线的种类,在漫长的岁月轮换中,玉溪人更是将其发挥到了极致。人们将各种新鲜的蔬菜、肉类等食材,加以天然调料和高汤调配,延伸出了焖肉米线、排骨米线、炸酱米线、鳝鱼米线、三鲜米线、豆腐米线等多种吃法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玉溪的米线不仅是一种延续了数百年的饮食,更凸显了玉溪的历史文化特色,同时也传承了民间民俗传统文化,提升了地方文化的底蕴和内涵。玉溪米线好吃,文化也丰富独特着呢。

编辑:赵书艺  审核:陈荟吉  终审:尹永全
分享到:
相关链接